快捷搜索:  as

2名退役武警先后抢劫杀害6名女子抛尸

  两人为此制订详细计划:程登攀负责开车并挑选抢劫目标,王惠君主要持刀挟持。两人将目标锁定为年轻漂亮、穿着时尚的女子。等客人上车后,程登攀电话通知王惠君,并找机会会合,以“拼车”为由上车。到适合动手的地方,程登攀以播放某首歌曲为暗号,提示王惠君动手,共同实施抢劫。程登攀早已想好,一旦杀人成功,就将尸体抛入他老家附近的枯井中。这口井“井口小且深不见底,肯定不会被发现”。

  当天18时,王宏伟接到儿子所在的甘肃师大幼儿园老师打来的电话,说孩子的妈妈没去接孩子,让他赶快去接。

  “黑车也大行其道。很多市民讨厌拼车、反对拼车,却不得不接受拼车的现实。”有兰州媒体记者说,“如果没有拼车,这六条生命或许都不会消失。可政府并未对此进行反思。”

  在上下班高峰期,一些年轻漂亮时尚的女子在兰州坐上了出租车;不想,她们踏上的却是不归路

  2009年12月30日21时许,兰州西关十字欧亚海鲜酒店23岁服务员高小春下班后失踪;

  连续发生的女性失踪案件,让兰州警方感到了事态的严重。警方成立了专案组进行应对,从失踪时间、地点入手调查。

  由于两名凶徒均无赔偿能力,6名受害人家属把获得赔偿的希望寄托在了出租公司的连带赔偿上。对于兰州中院“出租公司无责”的判决,首名遇害者赵鑫的丈夫非常愤怒,一出法庭就撕掉了判决书。

  两人配合作案,是6起凶案得以成功的关键。出租车司机中途拉客拼车,结果把同伙放上来了,用刀在后座挟持,将女乘客杀害。

  当日,警方带着2人前往兰州城以北60多公里的程登攀老家团庄村三岔沟山路南侧,寻找一口枯井。两人供述称,被杀害的女乘客,都被丢进了井里。

  二人实施四起抢劫杀人案后,为方便晚上抛尸,还专门花1万元购买了一辆“甘AG4392”银白色富康轿车。

  2010年1月29日6时许,警方在兰州市七里河区小西湖一家属院内将程登攀抓获。程供述了驾驶车辆伙同王惠君抢劫、杀害多名女乘客。王惠君是程的同乡和战友。当日7时许,王惠君也在城关区华辰大厦附近出租屋内落网。

  夫妻俩在一起生活了11年,从未出现这样的情况。第二天一大早,王宏伟向培黎派出所报案。民警称,失踪不到24小时,不能立案。

  虽然监控上的车牌号不清晰,但警方将该录像与全市出租车车载GPS定位系统信息进行对照筛查,发现其时路经此地的车牌号“甘A86664”的浅蓝色出租车驾驶员程登攀有重大嫌疑。

  市民出行的交通工具缘何成了杀人场所?的哥程登攀为何要杀人?今年6月30日,该案在兰州中院开庭审理。据程登攀供述,之所以杀害这些手无寸铁的女性,是因为家里穷,他与女友谈恋爱遭到对方家长的反对,女友在巨大压力下最终抛弃了他。他本来想杀掉女友父母,但又觉得女友可怜,始终没有勇气下手。

  让侦破取得突破的,是高小春失踪时的一段监控录像。据高小春一位要好的姐妹告诉警方:她看见高小春上了一辆出租车。该路段的监控视频也拍到高小春上了一辆出租车。

  枯井找到了。这是一口土质圆形结构的井,直径1.7米,深达30米。经民警用长焦镜头观察,见到了一只人脚。警方立即请来兰州市消防支队特勤大队配合,进行打捞。

  2010年元旦节17时半,旅游学校18岁学生李静在平凉路兰州汽车东站买到车票后去西站买衣服,其母再也无法打通电话;

  法官在宣读判决,这名男子始终用右手拇指和食指,转动着冰冷手铐上的一颗钢珠。他旁边高过半头的另一名囚徒,则一动不动。

  程登攀,兰州市皋兰县西岔镇团庄村人,出生于1984年11月,初中文化,在新疆当过武警,2009年3月起承包了威龙出租公司一辆出租车经营,与其父程世宁分别开白天和晚上班。

  2009年12月29日14时,中年女商人许爱军与丈夫王宏伟一起从安宁区培黎广场旁的家中出门分手,打车去往城关区办事。许爱军独自经营着一家塑钢铝合金门窗厂,44岁,有一个6岁儿子。

  2009年12月28日18时许,甘肃省高速公路柳树收费所24岁女工作人员杨秀伟从雁西路正茂海龙花园附近失踪;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拼车呢?单身女子见到陌生男子上车,为何未加以防备?兰州一名媒体记者说,这个事情,兰州市政府有很大的责任。

  死者胡宝霞的弟弟胡宝松说,“姐姐12月20号被害,我们25号到兰州寻找姐姐没有一点消息,到派出所报案,警方的答复是:她人不呆不傻的,不知道去哪玩了。回家等着吧,立不上案。”“由于警方立案晚,死的人很多。如果警方早立案早破案,不会造成这么大伤亡。责任谁来负?”

  几乎与此同时,兰州城里还发生了多起女性失踪案,报纸上、大街上、论坛上,出现了多宗《寻人启事》:

  王宏伟感到很奇怪:妻子是位慈爱的母亲,平日里不管有事无事都会准时接儿子放学。他挂断老师的电话,与妻子联系,却一直联系不上。此后,许爱军整晚未归。

  在兰州,有大约7000台出租车。可让所有外地人感到很奇怪的是:这里的出租车分单双号上街,私家车却每天只限1/5(0-9中的两个号),造成运力严重不足。一位当地出租车司机称,这一“限制公共交通工具出行”的奇怪规定已实施有10余年,至今如此。

  2名战士下到井底,先后打捞出六具女性遗体。经法医鉴定,除其中一名死者因创伤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外,其余5人均系被他人扼压颈部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随后,程登攀决意杀害无辜女子,以此发泄。他找到战友王惠君,以“抢劫发财”为由,提议二人共同合作。没有工作的王惠君表示同意。

  2009年12月14日18时40分,兰州小西湖派出所21岁女文员赵鑫在甘肃省人民医院门口与姐姐分别后,走过斑马线日下午,从河北廊坊文安县来兰州出差的27岁胡宝霞从皋兰路“好小仔”理发店做头出来后失踪;

  两人分别名为程登攀、王惠君,均为1984年生人,退役武警,家住皋兰县西岔镇,程登攀承包着一辆出租车。二人被指控共同谋杀了6名女乘客,其中包括警务人员、商人、酒店服务员、收费员、学生。

  妻子到底去哪儿了?王宏伟百思不得其解。几天后仍不见妻子归来,他着急了,跟许爱军的娘家人四处寻找,仍遍寻不着。

  12月15日,兰州中院审理后认为,程登攀、王惠君的行为均构成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犯罪性质恶劣,罪行极其严重,均应严惩。一审数罪并罚判处二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被告人共同赔偿6被害人损失160万余元。

  李静失踪时,给母亲说了公交车太挤,要打出租车;杨秀伟失踪前,给朋友说10分钟就到,很快就到,可能也打了出租车。警方决定将出租车作为重要嫌疑对象。

  最让死者家属们耿耿于怀的,则是当地政府部门要求媒体噤声,不让报道此案。“说是不利于本地经济发展。你看看,两年来,有哪家电视台、报纸报道过这件大案?”王宏伟说,“如果公安立案得早,并在新闻媒体上广泛宣传,提醒市民注意,我相信后面的案子也许都不会发生。”

  案件审理时,6名被害人家属提出了517万余元的民事索赔,同时将威龙出租公司以及将之兼并的奔马出租公司和主管单位兰州市交通运输管理处推上被告席,要求承担连带责任。案件审理期间,威龙出租公司称自己无责任,出于道义上的抚慰,提出自愿向6死者家属支付抚慰金30万元。

  12月15日10时,一缕阳光透过紧闭的窗户,照进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第一审判庭中央,打在被告席一位穿着橘色囚衣的青年男子反铐着的手上,宛如舞台上的追光。

  关于要求出租公司等单位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法院认为,程登攀虽是威龙出租公司司机,侵害行为发生在运营的出租车上,但公司授予的是合法、正当的运营权限,侵害行为已超出出租公司职务授权范围,属个人行为,因此不承担连带责任。奔马公司系另一独立法人,与本案无直接关系,不承担连带责任。主管单位对出租车行业的管理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的诉讼范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